• 在城里的路灯下

    路灯下的闲人

     路灯杆的皮上贴着各种各样的小广告,所以它不孤独。为什么?因为每天晚上都会有人贴,所以每天晚上也都会有人刷上油漆。一天轮两班,轮着给他加厚皮。冬天要来了,贴小广告和刷油漆的斗争便是一种美德,一种温情。对于不知道如何过冬的人,这听着就赚。
      当然不只是他们,每天晚上我都会陪它一会,说说话,听听白天城市的声音。看着他高耸的灯头埋在树里。即便是冬天,他们也会和树交头接耳地,把一个个城市里的八卦传的满城风雨。
      好了,今晚就在他的灯光下。看着头顶一个个梧桐树枝叶中通往城市白天的洞,洞里时不时传出人们的窃窃私语,汽车路过,或是吱嘎作响的自行车的声音。
      而我,则是路灯下的一摊积水。提着一个空的塑料饮料瓶,挂着早已经没电的耳机。坐在路灯下白天的喧闹里,怎么晒也晒不干。(休止千鹤 2018.12)

    路灯下的幽灵

    冬天,雨沥沥下着。
      那些骑着自行车电动车的黑影就这样,从黑漆漆路的尽头出现,从灯光下经过,又从远处的黑影中消失。
      路灯则用钢管支撑的头颅,用炽热的心,在雨水中安静的照着,把一个个黑影照亮,照成或红或紫,穿着雨披的一个个彩色的幽灵。
      阳光不属于这些人们。他们吃着糊弄的外卖,喝高糖的饮料,肺里是致癌的空气,看着垃圾网络信息,住着昂贵的空中楼阁,每天熬夜到下半夜,心里总渴望着发财——每个人每天都很累,每个人活的却又糟糕。他们喜欢荧光灯,荧光灯里不是有工作的安抚就是家的温暖。
      穿过一个又一个明亮气派的房产中介和培训机构广告牌下,忙忙碌碌的他们没有人知道他们从哪里来,又要到哪里去。
    (休止千鹤 2019)

    路灯下的水泥

    一样的沉默,一样的寡言。
      在每个夏天深夜里,他繁茂的枝叶轻柔的搂抱着路灯。似乎爱恋,却又贪婪。等着风来,听着雨落,望着那一排一排的树木和电灯。窃窃私语,任时光如细沙,一点一点漏进了钟表,溺过了机芯。
      然而转眼却又已到了冬天,他拥抱着树,树也静静地感受着他37摄氏度的体温,像老朋友一般静听着他怀里的故事。它送走了一个夏天浓密的风云,于是他们沉浸在了冬日的雾霭中。棉絮一样,塞满了他的肺。
      他再也没说一句话。天亮的时候,人们发现他成了一块水泥墩,裂缝里的草上结着一层白霜。每当风吹过的时候,人们总能听到那冰冷凄惨的回声。(休止千鹤 2019)

    路灯下的路人

    ………他坐在马路牙子上,熄灭了手里的烟,随手丢进了路边路灯灯光照不到的窨井。“你知道吗,你让我想起我两年前的样子。”他说“看你这样,一个人在一个城市,野心大又迷茫。”他掏出了皱巴巴的烟盒,熟练的掏出一根。“你要吗?”他问道。“不了,我不抽烟。”我说。他又笑了:“真巧,我两年前也不抽烟。和你一样酒吧,网吧都没去过,我连酒都不敢喝。你看我现在呢?去酒吧,一晚消费几万,找个女的,再过一晚上。”
    说完。他深深的吸了一口不知什么时候点上的烟。“嘿呀,我在上学的时候还喜欢过那么一个…”他话匣子聊到感情便关不上了,我只能在昏黄的路灯光下听他叙旧。他染黄的头发已经开始掉色,在路灯光下闲的十分不自然。“你谈过恋爱吗?”这一问很突然。
    “有过。”
    “现在呢?”
    “没了。”
    “为什么啊?”
    “没为什么。”
    他笑了一下
    “那你追回来啊?”
    “算了。”
    “你会遗憾一辈子的。”
    “不在一个城市,我也不想耽误到别人…”
    “你以后就会知道,女人是明码标价的。只要你有钱,就自然会有女人。任你选。”
    “我不想那样。我只想要我想要的那个。”
    “那你现在就是没事就在家看x片打FeiJi吧?”
    “……”
    “我能理解,但是她们以后会变得明码标价,这个鬼屌社会你没钱才是耽误别人,也耽误你自己。就算她们自己不明码标价,社会也会让她们明码标价。你要珍惜那些还没有明码标价的时候,花钱买不来的。”
    “但是我……”
    “我也不想这样,但是没办法。”说完,他猛的吸了一口烟,红色的火光像受了刺激一样猛然一亮,然后带着小半截没烧尽的烟一起又扔进了下水道。
    ……………
    (2018.11.18凌晨两点。场景虚构,聊天内容真实。观点并非我的观点。——休止千鹤)
    《路灯下的路人》